80年代初

由上海師範大學楊慶堯教授帶領的專家小組,經多年時間研究近100種雲芝菌株,在COV-1菌株的深層培植菌絲體中提取活性結合蛋白多糖PSP (Polysaccharide Peptide),比當時在日本被廣泛使用的PSK更為有效,引起國際注視。